上慈下孝,潘文华将军与近慈寺的感恩故事

创业故事 阅读(855)
?

  

  图:近慈寺近照

  成都南郊,有一座雄伟的宝刹,曾一度声威显赫,香火大旺,直追大慈寺、文殊院、宝光寺、昭觉寺四大古刹,它就是——近慈寺。如今位于成都市益州大道北段上的近慈寺,大概只是徒具其名了?就好像潘文华将军和它的联系,我也只是通过一本重新复印的经书才知道有这么一段历史的,虽然这本经书已经没有了原版纸张的材质和墨的气味,但我还是对近慈寺,对潘将军有着莫大的兴趣。

  “慈”之于潘将军 — 善与孝

  

  图:潘文华

  潘文华将军是四川省仁寿县的著名人物之一,他不仅对乡人有过大的贡献,比如修建了成都到仁寿的公路(途经文公场),还兴办了文华中学。我曾经就读的仁寿县文宫高中校,它的前身就是他在1939年创建的文华中学,而且1949年成都的和平解放,他作为起义将领之一,可谓有大功。

  如今在文宫镇(旧称“文公场”)的潘公馆旧址也仍然存在,只是破败不堪,没有在学校不远处的潘氏故居保存得那么完好。潘氏故居可以称之为深宅大院,这座墙面的下部用条石,再在上面用青砖砌成的小青瓦建筑,只有大户人家才可能有如此的财力。

  潘文华年少时经历较坎坷,但对外为人仗义,在家对父母、长辈极尽孝顺尊敬,对兄弟姊妹也是照顾有加,即使在身居旧军队的大官时也仍然如此,这也许是他亲近佛教和寺庙的原因。

  我曾在旧书店淘得一本由潘文华、潘昌猷兄弟刊刻的经书《金刚经孝经合刊》,内页用篆字题写“潘母张太夫人七豑大庆纪念”。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流行铅印和石印,而用原版复刻的形式,不仅费时而且造价不菲,但是因其能保留原刻的特点,所以显得非常珍贵!

  书中“跋”里记载,1942年4月此书刻成后,正值潘氏兄弟的母亲七十大寿,兄弟俩遵从母亲的意旨赠送给前来祝寿的亲友。七十多年过去了,也许在文宫周边乡邻的家中还有人存有这书。

  那么,他们从此书中也能知晓刻经的缘起以及潘文华将军兄弟俩对待母亲的一片孝心。据说,张太夫人脾气很大,虽然她是潘文华的后母,但潘文华却能完全容忍,始终以孝敬之心对待。

  我们知道,“慈”在汉字的释义中有指母亲的意思,比如对别人提及自己的母亲称为“家慈”,尊称别人的母亲为“令慈”。“慈”的本意有慈祥、慈爱的意思,而母亲就最具有这种母性的特征。

  “慈”之于近慈寺 — 孝心

  近慈寺名字有什么含义呢?

  我有幸从书友那里买到的《华阳县志》里面的一篇文章解答了这个疑问。这本刊刻于清朝的《华阳县志》,为“壬辰补刻”本(即光绪18年,1892年)。所收的这篇文章为明朝万历丁丑(即1577年)华阳人李元龄写的《创建近慈寺碑记》,记载了近慈寺的创建过程。在华阳县的濯锦厢,原来没有佛迹。寺庙肇始于智繝(音jian间,锦纹之意)和尚。

  

  书中写到“近慈者何?繝眷恋斑衣,咫尺北堂,而得名也”。斑衣这个典故,讲的是尽孝的故事:斑衣又称彩衣,是指穿上彩色的衣物,假扮儿童模样,来使年迈的双亲高兴。北堂,指代母亲。就是说:智繝为尽孝,在家附近寺庙出家,寺庙因此而名“近慈”。

  智繝年少出家后,淡默沉静,棲心禅业,依佛尽孝,以永终身。他甚至不要家产,把二位母亲(他的父亲娶了两位夫人)移居到寺庙所在地濯锦厢以便尽孝,并自购水田三丘,陆地一区以及寺庙前面的熟地几大区作为庙产,终于成就了近慈寺之名,以至香火鼎盛,有了佛迹。

  

  图:近慈寺旧照

  这座修建于明代的近慈寺,到了民国年间又一次辉煌起来。其实,在民国二十三年(1934年),由著名学者林思进等人纂写的《华阳县志》“古迹”卷中所列寺庙已经没有近慈寺的记载,看来那时已经衰败。

  

  图:能海大师

  后来的资料显示,在1930年代末期,近慈寺才由著名高僧能海法师重新营造。法师一众人在潘文华等的资助下,前往西藏学习藏传佛教,在法师等人学成归来后,便开始在寺里弘扬佛法,近慈寺这才成为成都著名的藏传佛教圣地。

  近慈寺与潘将军

  也许,近慈寺的名字的由来和潘文华的尽孝之心非常的吻合。他既然能资助寺庙建设,那么,捐资刻经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了。

  我从云南淘到的《药师琉璃光如来本原功德经》正是其中之一,虽然还是线装装订,但是内文却不是原刻而是复印,即使如此,至少也表明这本经书,到了现代还在翻印流传,按佛家的说法,通过印经这一方式传播佛法是“功德无量”的大事。

  在这本经书的后面,仍然保留着原刻的最后一页:“三宝弟子潘文华捐资敬刻,回向:国家安泰,人寿年丰,世界和平,同登圣域。中华民国三十六年 月 日 板存近慈寺”。

  如今的近慈寺

  近年来,政府对完全拆毁的近慈寺进行了重建。为了了解近慈寺的现状,我在今年四月的某天,曾去看了看。寺庙不大,三重大殿为主要建筑,没有山门,只是在黄色围墙的南边开了一道敞门,走进院子,只见稀疏的树木点缀其间,正对方为观音殿,它的东、西两面外墙是彩色绘图“二十四孝”故事,这和寺庙的历史非常契合。往后依次为大雄宝殿 、藏经楼,建筑还算宏伟。

  此外,只有藏经楼屋脊上的金刚顶,和“藏经楼”匾额下方的“宗喀巴大师殿”匾额才彰显出藏传佛教的气氛来。在西边的建筑依次是法鼓、佛经流通处、祖师殿,东边的建筑不多:最里面为五显堂,是膳食堂所在,然后是一片空地以及一座简易的铁皮房,它的前面有一口大钟和一根旗杆……附属建筑只是粗具规模而已。

  

  《华阳县志》说,近慈寺风水极佳,“寺在蜀南郊外十余里,山回水秀,竹树苍葱,形家谓:地脉起自道江之阳,迤锦江董家山突伏隐隆,钟毓兹土,凝若绘图,面拱长松占寺,群峦叠翠,横跨锦溪,派析千宗,形标万状,朝览淑气,晚眺烟波,真招提一上游也。”

  此番景象,在今天,我们只能想象了,在高楼林立的都市,看不见远处的山,寺庙幸在大道旁才不致被高楼全部淹没。

  在寺庙西边围墙外的两端,地上有部分是露出来的,我们俯身一看,才知道这里还有一条流动的小河,寺庙因此增添了一丝灵动。尽管如此,古老的近慈寺还是幸运的,它还能够重现,没有像其他的寺观那样,仅仅留存下来了一个名字……

  这就是潘文华将军刊刻的两部经书的由来,以及他和它们的故事。

  图文丨康君

  编审|赵霞

  部分图片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