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创业故事 阅读(813)

  文字狱,是指封建王朝统治者出于巩固统治地位的需要,有意从文人学子的作品中寻章摘句,编造罪名,制造冤狱的案件。文字狱的出现,对我国的历史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在当时可以说是攻击文人的一大利器。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古籍

  其实,类似文字狱的思想钳制政策历朝历代都有,只不过所用名称和具体政策不尽相同罢了。秦时称为“焚书坑儒”,两宋时期称为“诗狱”或“诗案”,明时称为“表笺祸”,清初称为“史案”或“书案”,乾隆末期著名史学家赵翼对此类有关案件进行整理和研究,定义为“文字之狱”,嘉庆时官方正式命名为“文字狱”,随后废除。由此可见,各种各样的文字狱贯穿了中国整个封建社会,历史悠久。那么,讲到这里,我们今天就来谈谈清朝的文字狱。

  在这里我们先举个例子,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顾炎武相信大家都听过,拒绝参加科举考试,还多次拜祭明陵,参与抗清斗争,并且发出如此的号召:“士而不先之耻,则为无本之人”。这是他对清初满清贵族的无情鞭挞,表达出自己对明朝的一腔热血。这样的言论在当时可以说是十分活跃,对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影响,许多文人学子争先效仿,公然反抗,反清思想一度愈演愈烈。最终汉族知识分子的“反抗”和抨击使清朝贵族们失去了“感化”的耐心,于是他们迫切的需要从源头上制止这种思想的爆发。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秦始皇“焚书坑儒”,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事实上,封建社会的历代君主无不重视强化对思想文化的统治,他们都会或强或弱,或明或暗的推行文化统治政策,清朝自然亦是如此。入关建国后,清朝统治者就大力提倡儒学,强调“三纲五常”,推崇“仁”、“礼”学说。康熙曾御笔亲书“万世师表”匾额悬挂在孔府大成殿正中;乾隆帝也多次举行祭孔活动,可见对儒学的重视程度之高。后来又提高了程朱理学的地位,提倡“一切文化学术活动必须以儒学和理学为标准,不能稍有违背”。在当时最具代表性的案件就是雍正时期的谢济世案。学者谢济世私注《大学》,不以二程的《方致传》为标准,不以朱熹《四书集注》为标准,最终被人告发,惨遭杀戮。文字狱不过是在其中充当了其中一种思想控制的方式。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文曲星

  清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说天下之大防有二:首先是“华夏”与“夷狄”之分。在他看来,“夷狄”乃是异类,“歼之不为不仁,夺之不为不义,诱之不为不信”。这句话分明是说满族人是异类,公然号召汉人起来造反。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顺治帝

  在这一背景下,文字狱作为满清的统治思想武器诞生了,顺治皇帝在当时以文字狱直指反满思想和反抗意识,维护强调清朝统治的正统地位,但对坚持民族气节的汉族平民百姓仍抱着放任的态度。

  1669年,政治早慧的少年天子康熙在智擒鳌拜,果断平定三藩之乱后,开始亲政。面对严重的民族矛盾和社会矛盾,康熙帝开始大幅度调整对汉族知识分子的政策。康熙十七年特开博学鸿儒科,争取海内外敌视清朝的文人名士与清廷合作。宽文网之禁,以怀柔和宽容的态度对待知识分子,但对其作品中反映明清的正统和年号问题一直严加控制。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康熙帝

  康熙帝之后是雍正皇帝,雍正皇帝皇位得来不甚光彩,他是经历了近乎惨烈的皇储之争才登上帝位,而且宫中民间对他的继任传闻很多,因此前期他把文字狱的目标指向政治异己,以加强中央集权,如查嗣庭试题案。后期随着统治的深入,逐渐转向镇压汉人的反清意识,如吕留良案。雍正为人猜忌,刻薄自负,终其一朝文字狱竟有二十余起,密度仅次于乾隆,而且多为大案重案。

  “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令”。

  雍正帝虽也提到“宽”,但归根结底是在强调“猛”。他奖励举告,把文字狱作为压制部分汉族知识分子民族意识和民族气节的武器。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雍正帝

  乾隆在位六十余年,是文字狱集大成者。他要求彻底泯灭汉人的反满意识,具有强烈思想控制的性质,打击的对象空前广泛,上至官僚士大夫,下至村民草夫,甚至包括思想不健全的精神病患者。文网甚密,数量众多,真可谓是“登峰造极”。比较典型的案例是王锡侯的《子贯》案和经过深谋远虑的编著《四库全书》。

  经历三代帝王近百年的探索,文字狱作为思想专制的手段,到乾隆时期,应用更加得心应手。这一时期的“文字狱与禁书紧密的结合在一起,文字狱中近乎苛刻的手法也扩展到禁书当中,禁书的范围不断扩大。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乾隆圣旨

  王锡侯,江西举人,乾隆四十二年私自删改《康熙字典》,指责字典中收字太多,学者查此漏彼,贯穿甚难,而且直书康熙、雍正二帝庙讳。乾隆认为“深堪发指,此实大逆不法,从来未有之事,罪不容诛”。最后将王锡侯解案处死,并将他所有著作及版片,通令各省官吏查禁销毁。

  虽然乾隆帝不胜其烦的制造文字狱,但是他同样也清楚,大兴文字狱只是权宜之计,天下之大,文人之多,数之不尽,光靠暴力手段是不可能彻底解决问题的,必须采取更为有效的手段,应该把民间收藏的不利朝廷统治内容的书籍收归上缴朝廷,然后加以整理,给人民一部“适合”他们看的书,因此公元1773年乾隆帝令载震,纪韵等担任编撰官,并下令各省官员收集、收购各种图书资料,编写了历史上规模空前巨大的丛书——《四库全书》。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乾隆帝

  乾隆帝编写《四库全书》对以后的文学、文字研究保存了大量可贵的材料,贡献是巨大的,这点值得我们肯定,但是也不可以忽视了在编《四库全书》的同时,被查禁烧毁的图书三千多卷,使许多历史文化成了永久的遗憾。

  但文字狱真正带来的又何止这些呢?

  文字狱的兴起,对于历史文化的打击是毁灭性的,造成大量历史典籍的破坏。人们在分析文字狱时,往往是更多的关心因文字祸及的人,而对于被查禁、销毁的书籍则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随着文字狱的一兴再兴,古籍遭到禁毁,不少珍贵文献失传。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清乾隆《四库全书》

  说到底,统治者制造文字狱的主要目的是加强思想文化的统治,打击思想异端,压制反抗思想。这样的文字狱,使得当时的知识分子不再敢各抒己见,反而变得保守迂腐,不敢直言社会问题,社会文化缺乏生机和活力,变得死气沉沉。

  清代文字狱:文人与统治者的斗争,最终控制了思想,也伤了吏治

  清朝官员

  文字狱压制下的官吏往往为了满足一己私欲或自己所在的小集团利益,进行敲诈勒索,挟嫌报复,不达目的决不罢休。有些地方官吏甚至把文字狱作为求功名谋仕途的工具,经常设置耸人听闻的文字狱案。文字狱已成为清初不良之徒陷害无辜,损人利己的一种重要手段,弄得知识界风声鹤唳,人人自危;官场乌烟瘴气,道德沦丧;社会风俗极度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