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人俊苦练十年终于有机会再次挑战自己的一生之敌傅剑冲

创业指导 阅读(1559)

  小说:丁人俊苦练十年终于有机会再次挑战自己的一生之敌傅剑冲

  清晨,又是一天新的开始。

  新鲜的空气给人一种新鲜的活力,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傅剑冲此刻更加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深意,年轻总是朝气蓬勃的,总是象征着希望的,只要这种希望能够得到正确的引导,那么人生的道路通常就会光明而宽广,虽然他已经不再年轻,但是能够自由的呼吸着这天地间造物主赐予万物生灵的自然清新的空气,他还是感觉到了生命的自然活力,有种蓬勃向上生机盎然的力量仿佛在身体里涌动。

  生命在此刻仿佛与自然产生了和谐。尘世间的一切喧闹纷争在这一刻仿佛都变得无足轻重。

  而正当傅剑冲逐渐陶醉在这令人和谐舒畅的意境里时,却突然感到一股杀气陡然袭来,他的心不禁为之震动,皱了皱眉本能望去,然后他就看到了自己所期待的人,尤其是在他制服了崆峒四少之后,他倒是真的想见一见这个十多年都惦记着自己的老对手到底变成了什么样,但是当他见到丁人俊的时候着实还是吃了一惊。

  一个峨服冠带的中年道人手持拂尘背负宝剑十分突兀地悄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丁人俊?”看到眼前的这个中年道士似曾相识却相差甚远,傅剑冲十分诧异的问道,他显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面对他的诧异丁人俊冷笑道:”怎么!不敢认了!真是贵人多忘事!“口气中略带讥讽之意。

  傅剑冲叹息道:“想不到你竟然出家了!“说到这里心中不由得有一种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感慨!

  一个出了家,一个是有家难回,两人也算得上是同病相怜了!

  丁人俊淡淡地道:“这也算是拜君所赐!“

  傅剑冲冷笑道:“既然出了家就应该清心寡欲淡泊名利,出家人怎么还能对过去的世俗名利之事放不下呢?莫非只是个假道学?“

  丁人俊反驳道:“阁下又如何呢?被逐出师门避世在此苟延残喘有志难伸,恐怕充其量也只能算是个伪君子吧!“

  傅剑冲笑道:“哼!这么说咱们还算是同道中人了!我真是有失远迎了!“

  丁人俊冷冷地道:“不用客气,只是我远道而来想必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而归的吧!“

  傅剑冲笑道:“这倒难说得很,要是你又十分不幸地输给了我岂非更失望!“

  十多年没见,双方都没想到居然一见面还没动手,先上来就是一番唇枪舌剑,这让两人都感觉有些惊讶!彼此都惊异于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会说废话了!按照彼此的构想原本应该是双方一见面先客客气气地互通姓名道明来意,然后就闲言少叙大打出手,不打个天昏地暗鬼哭狼嚎决不罢休。

  但是转念一想又似乎合情合理,两个人都是憋屈了这么多年,好不容易逮住一个品质优良价格合理大小还适当的出气筒还不得先好好发泄一通,反倒并不急于动手,甚至觉得有些享受此刻言语争锋的光景了。

  因此,丁人俊听了傅剑冲的大话却并没有显得不小气,居然十分欣慰地一笑道:“看起来,十多年的冷落并没有消磨你的斗志,这很好!”

  傅剑冲淡淡地道:“舍此之外再无优点!”

  丁人俊环视了一下四周的环境,道:“既然如此!你久居此地想必对此处的环境相当熟悉,地点你来选吧!”

  傅剑冲却推辞道:“来者是客!客者为尊,还是你来选吧!“

  丁人俊沉吟了一下,已知他心意,也不推辞,道:“好!你定时间,我选地点!“

  傅剑冲估量了一下,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午后如何?”

  丁人俊冷笑道:“我可是有备而来!“

  傅剑冲傲然道:“我也已久候多时!”

  针尖对麦芒,两人对视良久忽而一笑,丁人俊笑道:“好!那午后我再来!”说完转身离去。

  傅剑冲望着他渐行渐远地背影,心中油然而生一阵感慨,心道:“也许有时候敌人之间的互相敬重要比朋友之间的互相敬仰来的更真实!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英雄惜英雄!也许是同病相怜地缘故,傅剑冲居然有一种想跟他喝一杯的冲动,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想法可笑,毕竟他是来找自己比剑的不是来找自己喝酒的!不放下剑又如何喝得了酒呢?”

  直待丁人俊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傅剑冲才转回身来,却发现梅暧不知在何时已经起身正倚着门瞧着自己,于是淡淡一笑道:该来的迟早是要来的。“

  梅暧似乎显得有些心神不宁,仿佛感觉未来飘渺的就像天边的一片云难以把握,也淡淡一笑道:“一定要去?“

  傅剑冲毅然决然地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