瑜伽日记丨《 东篱把酒黄昏后 》

创业指导 阅读(563)

  可能是没有什么大的进步和突破,最近的心,总是奇怪,懒懒的,还有些许的不耐烦。

  站在垫子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向窗外探,树和草还是那样肆意的绿,风依旧不知从哪里来,到何处去;坐下来,仍不得安宁,不知是否有什么摄人心魄的东西促使着心神不宁的躁动。

  定然是季节的关系吧?秋虽还未到,可已经是天高云阔的湛蓝,夜是月明星稀少的夜。各色植物苍翠的愈发葱茏,连天的青草碧变成大地的绿萝裙钗,分明一切都美到了极致,可是,心里却想着在这一岁里,雨过草芊芊之后,它们即将要迎来的却是生命的尽头,内心里就忍不住有种 “ 处处怜芳草 ” 的悲悯。

  青春的姿放,在迎来极盛之后,是要枯萎了。

  这样序幕的开始,是我消极的源头吧?

  几天了,应该是练习不下去了,真的练习不下去了。

  免不了要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许许多多的傻气,依存着这份傻气,下意识之中,想要一窥自己内心的隐秘,人分了心神,空气里到马上释放了一种幽静的清气。

  “ 今日乃是技术图景之世界,在我们记忆的货仓里充塞着作为 意识形态 的技术和科学,以致于让我们忽视了思想的食谱,淡忘了生命的纪念。今日重拾生命中的种种 遗忘 ,瑜伽也似乎成了一种时尚,一种生命的 技术。”

  瑜伽作为成就个体卑微的肉体与高贵的灵魂如何和谐的安身立命之道,宛如清晨的一抹清辉,让人学会净思的方式,敬畏生活,远离忧愁,靠近喜悦,祥和和身心灵健康。为了谈恋这一丝静气,在日久天长之后,每当走进迷局,竟然无意识的养成了自问自答的习性。

  阿斯汤加,本就是一份自我探寻的生命食谱。

  瑜伽的路,之于人生的路,之于你我他,诚然是艰苦历程,无一例外。

  可是此刻,我感觉自己在这条路上要停顿了,犹如文章里的一个逗号,一个顿号,这小而薄的人生使我要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上进行,时不时的,也要感到坡程之漫长了。心是恍然,空落落的,也可能是想证明什么,却什么都证明不了,于是力量也由内心开始萎靡了,夜里梦醒,也恹恹的,又问不明白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或者是无意里中了星宿老仙的 “ 化功大法 ” 吧?否则何至于如此消极?呆呆的坐在垫子上出神,这颗被万丈红尘里的一具肉躯包裹着的心,正在一波九折的飘忽摇摆着,于是眨眨眼睛,鼻翼里就酸楚起来,茫茫然的问一句:

  未出山门身是客,随云随波随泥沤;

  甫出山门身是谁?问天问地问乾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季节的关系了,才让我生出这婉婉的离情。

  看来是真的,我的功力尚浅,竟抵不住一场清浅的风雨变天;似乎过了今夜,明天就变成了 “ 昨夜西风凋碧树 ”,霎那间,叶子便黄了的。

  其实生活真的很单纯,有件值得深切思念的执着的事,就能拨开迷雾,引领一副身躯砥砺前行。在远,也不过是路在脚下,何况每个人关于远近的概念又皆是不尽相同。

  也可能想要不停的证明自己,本就是一份欲壑难填,受着这样的欲望驱使,把人体烧成了一座座的火焰山。而我,也只不过希望能够帮助自己跨越过这一点关于季节的障碍,心情的障碍,情绪的障碍之后,把自己带到另一个不受欲望驱使的方向去 ----- 不在色声香味触法的五欲六尘里,只清净的朝着黎明的方向去。

  那么,未入山门的 “ 我 ” 是客,入了山门的我,便是真正的 “ 我 ” 了。

  那时,恍惚里,总看见自己会变成一个拄着拐棍且衣衫褴褛的老太婆,一脸的皱褶,头发是银白的,像太阳一缕缕的照射,那女人不停的用枯枝一般的手指抹着挥之不去的眼泪,后悔自己仓惶的一生没有真正活着过,不过是喘着气拖着一副早已死去的尸体,在人世间捱过漫长的有期徒刑。

  她和我面对面的擦肩而过,我看见她淡漠的唇无一丝血色,那是无烟无霞的空洞的天空,眼睛里,全部是沉重。

  前面的路,应该是平坦,我此刻的人生,正如此刻的季节,人生只有这一季,在青春的姿放之后,是要迎来人生极盛的岁月,还是任由它一泻千里?最后,变成那个悔之晚矣的老妪?

  听风吹树叶,仍然想在生命的渡河里一探究竟,更美的风景还未到,怎舍得它就此凋零?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甜蜜的家,心灵也应该有个栖息地,在苍茫的原野上,高高的山岗上,还是深深的海湾里,有一个很大的庭院,里面住着一个华彩的生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见了人生漫长的历史,那是美丽可敬的 “ 生 ” 的历史,再一次讶异自己从颓废的边缘抽离,像刚出生的婴儿,永远满怀对生命的渴望希翼,带着浓浓的热忱,扑向未来的生活。

  于是,萎靡消极了一小下,像生命的一个小考验,剔除它,再一次走向希望光明的轨道里去。

  消极,情绪,生活里的小障碍和小悲观,都是考验,就像一个无法很快过关的体式,那是一个迷障,也是陷阱,很多人跌落之后无法爬出来,爬出来的人,又给自己赢了一个 “ 生 ” 的空间,给生命以滋养,只静等绽放。

  想通的那个时刻,已经远离了清晨,是东篱把酒后的黄昏,偏西的太阳,斜斜地照在垫子上,晚风就缓缓的吹着,刚好打开了心间的门,然后,吸气凝神,呼气释放,伸展着的双臂向内心的深处再一次慢慢的,慢慢的探寻过去 ... ...

  平静,专注,心中默念:

  Ekam:? 吸气,

  Dve:? 呼气 ,

  对着垫子,不禁微笑起来,傍晚的室内,有一种温馨的柔光,令人产生静谧。

  顾不得是清晨还是夜晚,

  阿斯汤加,现在开始 ... ...

  今夜,一定会编织一个酣甜安稳的梦。

  思绪如飞絮, “ 飞絮落水中,经宿即为浮萍。” ( 苏轼 )

  欢迎关注公众号 “ 王芊骅 ”

  

  图片发自简书App

  

  王芊骅

  3.3

  字数 2051

  可能是没有什么大的进步和突破,最近的心,总是奇怪,懒懒的,还有些许的不耐烦。

  站在垫子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向窗外探,树和草还是那样肆意的绿,风依旧不知从哪里来,到何处去;坐下来,仍不得安宁,不知是否有什么摄人心魄的东西促使着心神不宁的躁动。

  定然是季节的关系吧?秋虽还未到,可已经是天高云阔的湛蓝,夜是月明星稀少的夜。各色植物苍翠的愈发葱茏,连天的青草碧变成大地的绿萝裙钗,分明一切都美到了极致,可是,心里却想着在这一岁里,雨过草芊芊之后,它们即将要迎来的却是生命的尽头,内心里就忍不住有种 “ 处处怜芳草 ” 的悲悯。

  青春的姿放,在迎来极盛之后,是要枯萎了。

  这样序幕的开始,是我消极的源头吧?

  几天了,应该是练习不下去了,真的练习不下去了。

  免不了要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许许多多的傻气,依存着这份傻气,下意识之中,想要一窥自己内心的隐秘,人分了心神,空气里到马上释放了一种幽静的清气。

  “ 今日乃是技术图景之世界,在我们记忆的货仓里充塞着作为 意识形态 的技术和科学,以致于让我们忽视了思想的食谱,淡忘了生命的纪念。今日重拾生命中的种种 遗忘 ,瑜伽也似乎成了一种时尚,一种生命的 技术。”

  瑜伽作为成就个体卑微的肉体与高贵的灵魂如何和谐的安身立命之道,宛如清晨的一抹清辉,让人学会净思的方式,敬畏生活,远离忧愁,靠近喜悦,祥和和身心灵健康。为了谈恋这一丝静气,在日久天长之后,每当走进迷局,竟然无意识的养成了自问自答的习性。

  阿斯汤加,本就是一份自我探寻的生命食谱。

  瑜伽的路,之于人生的路,之于你我他,诚然是艰苦历程,无一例外。

  可是此刻,我感觉自己在这条路上要停顿了,犹如文章里的一个逗号,一个顿号,这小而薄的人生使我要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上进行,时不时的,也要感到坡程之漫长了。心是恍然,空落落的,也可能是想证明什么,却什么都证明不了,于是力量也由内心开始萎靡了,夜里梦醒,也恹恹的,又问不明白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或者是无意里中了星宿老仙的 “ 化功大法 ” 吧?否则何至于如此消极?呆呆的坐在垫子上出神,这颗被万丈红尘里的一具肉躯包裹着的心,正在一波九折的飘忽摇摆着,于是眨眨眼睛,鼻翼里就酸楚起来,茫茫然的问一句:

  未出山门身是客,随云随波随泥沤;

  甫出山门身是谁?问天问地问乾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季节的关系了,才让我生出这婉婉的离情。

  看来是真的,我的功力尚浅,竟抵不住一场清浅的风雨变天;似乎过了今夜,明天就变成了 “ 昨夜西风凋碧树 ”,霎那间,叶子便黄了的。

  其实生活真的很单纯,有件值得深切思念的执着的事,就能拨开迷雾,引领一副身躯砥砺前行。在远,也不过是路在脚下,何况每个人关于远近的概念又皆是不尽相同。

  也可能想要不停的证明自己,本就是一份欲壑难填,受着这样的欲望驱使,把人体烧成了一座座的火焰山。而我,也只不过希望能够帮助自己跨越过这一点关于季节的障碍,心情的障碍,情绪的障碍之后,把自己带到另一个不受欲望驱使的方向去 ----- 不在色声香味触法的五欲六尘里,只清净的朝着黎明的方向去。

  那么,未入山门的 “ 我 ” 是客,入了山门的我,便是真正的 “ 我 ” 了。

  那时,恍惚里,总看见自己会变成一个拄着拐棍且衣衫褴褛的老太婆,一脸的皱褶,头发是银白的,像太阳一缕缕的照射,那女人不停的用枯枝一般的手指抹着挥之不去的眼泪,后悔自己仓惶的一生没有真正活着过,不过是喘着气拖着一副早已死去的尸体,在人世间捱过漫长的有期徒刑。

  她和我面对面的擦肩而过,我看见她淡漠的唇无一丝血色,那是无烟无霞的空洞的天空,眼睛里,全部是沉重。

  前面的路,应该是平坦,我此刻的人生,正如此刻的季节,人生只有这一季,在青春的姿放之后,是要迎来人生极盛的岁月,还是任由它一泻千里?最后,变成那个悔之晚矣的老妪?

  听风吹树叶,仍然想在生命的渡河里一探究竟,更美的风景还未到,怎舍得它就此凋零?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甜蜜的家,心灵也应该有个栖息地,在苍茫的原野上,高高的山岗上,还是深深的海湾里,有一个很大的庭院,里面住着一个华彩的生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见了人生漫长的历史,那是美丽可敬的 “ 生 ” 的历史,再一次讶异自己从颓废的边缘抽离,像刚出生的婴儿,永远满怀对生命的渴望希翼,带着浓浓的热忱,扑向未来的生活。

  于是,萎靡消极了一小下,像生命的一个小考验,剔除它,再一次走向希望光明的轨道里去。

  消极,情绪,生活里的小障碍和小悲观,都是考验,就像一个无法很快过关的体式,那是一个迷障,也是陷阱,很多人跌落之后无法爬出来,爬出来的人,又给自己赢了一个 “ 生 ” 的空间,给生命以滋养,只静等绽放。

  想通的那个时刻,已经远离了清晨,是东篱把酒后的黄昏,偏西的太阳,斜斜地照在垫子上,晚风就缓缓的吹着,刚好打开了心间的门,然后,吸气凝神,呼气释放,伸展着的双臂向内心的深处再一次慢慢的,慢慢的探寻过去 ... ...

  平静,专注,心中默念:

  Ekam:? 吸气,

  Dve:? 呼气 ,

  对着垫子,不禁微笑起来,傍晚的室内,有一种温馨的柔光,令人产生静谧。

  顾不得是清晨还是夜晚,

  阿斯汤加,现在开始 ... ...

  今夜,一定会编织一个酣甜安稳的梦。

  思绪如飞絮, “ 飞絮落水中,经宿即为浮萍。” ( 苏轼 )

  欢迎关注公众号 “ 王芊骅 ”

  

  图片发自简书App

  可能是没有什么大的进步和突破,最近的心,总是奇怪,懒懒的,还有些许的不耐烦。

  站在垫子上,眼睛不由自主的向窗外探,树和草还是那样肆意的绿,风依旧不知从哪里来,到何处去;坐下来,仍不得安宁,不知是否有什么摄人心魄的东西促使着心神不宁的躁动。

  定然是季节的关系吧?秋虽还未到,可已经是天高云阔的湛蓝,夜是月明星稀少的夜。各色植物苍翠的愈发葱茏,连天的青草碧变成大地的绿萝裙钗,分明一切都美到了极致,可是,心里却想着在这一岁里,雨过草芊芊之后,它们即将要迎来的却是生命的尽头,内心里就忍不住有种 “ 处处怜芳草 ” 的悲悯。

  青春的姿放,在迎来极盛之后,是要枯萎了。

  这样序幕的开始,是我消极的源头吧?

  几天了,应该是练习不下去了,真的练习不下去了。

  免不了要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有许许多多的傻气,依存着这份傻气,下意识之中,想要一窥自己内心的隐秘,人分了心神,空气里到马上释放了一种幽静的清气。

  “ 今日乃是技术图景之世界,在我们记忆的货仓里充塞着作为 意识形态 的技术和科学,以致于让我们忽视了思想的食谱,淡忘了生命的纪念。今日重拾生命中的种种 遗忘 ,瑜伽也似乎成了一种时尚,一种生命的 技术。”

  瑜伽作为成就个体卑微的肉体与高贵的灵魂如何和谐的安身立命之道,宛如清晨的一抹清辉,让人学会净思的方式,敬畏生活,远离忧愁,靠近喜悦,祥和和身心灵健康。为了谈恋这一丝静气,在日久天长之后,每当走进迷局,竟然无意识的养成了自问自答的习性。

  阿斯汤加,本就是一份自我探寻的生命食谱。

  瑜伽的路,之于人生的路,之于你我他,诚然是艰苦历程,无一例外。

  可是此刻,我感觉自己在这条路上要停顿了,犹如文章里的一个逗号,一个顿号,这小而薄的人生使我要一毫米一毫米的向上进行,时不时的,也要感到坡程之漫长了。心是恍然,空落落的,也可能是想证明什么,却什么都证明不了,于是力量也由内心开始萎靡了,夜里梦醒,也恹恹的,又问不明白人生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了。

  或者是无意里中了星宿老仙的 “ 化功大法 ” 吧?否则何至于如此消极?呆呆的坐在垫子上出神,这颗被万丈红尘里的一具肉躯包裹着的心,正在一波九折的飘忽摇摆着,于是眨眨眼睛,鼻翼里就酸楚起来,茫茫然的问一句:

  未出山门身是客,随云随波随泥沤;

  甫出山门身是谁?问天问地问乾坤。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是季节的关系了,才让我生出这婉婉的离情。

  看来是真的,我的功力尚浅,竟抵不住一场清浅的风雨变天;似乎过了今夜,明天就变成了 “ 昨夜西风凋碧树 ”,霎那间,叶子便黄了的。

  其实生活真的很单纯,有件值得深切思念的执着的事,就能拨开迷雾,引领一副身躯砥砺前行。在远,也不过是路在脚下,何况每个人关于远近的概念又皆是不尽相同。

  也可能想要不停的证明自己,本就是一份欲壑难填,受着这样的欲望驱使,把人体烧成了一座座的火焰山。而我,也只不过希望能够帮助自己跨越过这一点关于季节的障碍,心情的障碍,情绪的障碍之后,把自己带到另一个不受欲望驱使的方向去 ----- 不在色声香味触法的五欲六尘里,只清净的朝着黎明的方向去。

  那么,未入山门的 “ 我 ” 是客,入了山门的我,便是真正的 “ 我 ” 了。

  那时,恍惚里,总看见自己会变成一个拄着拐棍且衣衫褴褛的老太婆,一脸的皱褶,头发是银白的,像太阳一缕缕的照射,那女人不停的用枯枝一般的手指抹着挥之不去的眼泪,后悔自己仓惶的一生没有真正活着过,不过是喘着气拖着一副早已死去的尸体,在人世间捱过漫长的有期徒刑。

  她和我面对面的擦肩而过,我看见她淡漠的唇无一丝血色,那是无烟无霞的空洞的天空,眼睛里,全部是沉重。

  前面的路,应该是平坦,我此刻的人生,正如此刻的季节,人生只有这一季,在青春的姿放之后,是要迎来人生极盛的岁月,还是任由它一泻千里?最后,变成那个悔之晚矣的老妪?

  听风吹树叶,仍然想在生命的渡河里一探究竟,更美的风景还未到,怎舍得它就此凋零?

  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甜蜜的家,心灵也应该有个栖息地,在苍茫的原野上,高高的山岗上,还是深深的海湾里,有一个很大的庭院,里面住着一个华彩的生命。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看见了人生漫长的历史,那是美丽可敬的 “ 生 ” 的历史,再一次讶异自己从颓废的边缘抽离,像刚出生的婴儿,永远满怀对生命的渴望希翼,带着浓浓的热忱,扑向未来的生活。

  于是,萎靡消极了一小下,像生命的一个小考验,剔除它,再一次走向希望光明的轨道里去。

  消极,情绪,生活里的小障碍和小悲观,都是考验,就像一个无法很快过关的体式,那是一个迷障,也是陷阱,很多人跌落之后无法爬出来,爬出来的人,又给自己赢了一个 “ 生 ” 的空间,给生命以滋养,只静等绽放。

  想通的那个时刻,已经远离了清晨,是东篱把酒后的黄昏,偏西的太阳,斜斜地照在垫子上,晚风就缓缓的吹着,刚好打开了心间的门,然后,吸气凝神,呼气释放,伸展着的双臂向内心的深处再一次慢慢的,慢慢的探寻过去 ... ...

  平静,专注,心中默念:

  Ekam:? 吸气,

  Dve:? 呼气 ,

  对着垫子,不禁微笑起来,傍晚的室内,有一种温馨的柔光,令人产生静谧。

  顾不得是清晨还是夜晚,

  阿斯汤加,现在开始 ... ...

  今夜,一定会编织一个酣甜安稳的梦。

  思绪如飞絮, “ 飞絮落水中,经宿即为浮萍。” ( 苏轼 )

  欢迎关注公众号 “ 王芊骅 ”

  

  图片发自简书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