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伦理】母子悲歌(221)

创业指导 阅读(1626)

  前情回顾:来宝要带母亲上医院,可母亲执意不愿去。于是她想与哥哥一起劝说母亲,可哥哥和嫂子的幸灾乐祸让来宝心碎一地。

  上一章? 幸灾乐祸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筹莫展

  只要一想到母亲已不久于人世,来宝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虽然她也清楚,就算把母亲送去医院也不一定能挽救她的生命,但这么做至少可以减少遗憾。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于来宝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让她应不接暇。强忍住心头的悲伤,来宝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不得不说,来宝经历的事还不算多,母亲现在这样的状态已让她心乱如麻。生火的时候,就是划火柴,她都一连划了十根才把火烧着。

  好不容易把饭菜做好后,来宝没有胃口,她擦干眼泪,又用毛巾洗了好几遍脸,才特意为母亲熬的猪肉粥段进母亲的房间。

  "妈,起来喝一点粥了。"来宝把粥放在床头柜上便对母亲说。

  也许是接连两天不吃东西的缘故,乍一听见来宝叫吃猪肉粥,雪兰的味蕾被唤醒,不知哪儿来的劲,她居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坐到床头柜前,伸手舀了一口粥放进嘴里。没等她开始咀嚼,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刚放进嘴里的粥就被喷到了地上。

  "妈,你吃慢点,来,我喂你!"来宝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想要喂母亲吃。

  这时候,雪兰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她摆摆手说:"不吃了,不吃了……"

  "妈,你一点东西都不吃怎么行呢?"来宝在一旁手忙脚乱,真不知道如何能帮到母亲。

  此刻,雪兰觉得自己已是又渴又饿,但不知咋了,凡是碰上水就恶心要吐。如此,她索性又睡了下去。

  来宝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枯槁的母亲,她的心如刀割般生疼。若是可以,她真想替母亲患上这样的不治之症,让母亲长寿健康。

  一筹莫展中,来宝又不自觉地来到堂哥家。这时候,堂哥一大家人正在吃晚餐,看着来宝进来,一家人都对来宝说:"快,快来吃晚饭!"

  "我已经吃过了。"因为没有胃口,来宝便这么敷衍着说。

  堂哥一抬头,发现来宝满脸阴郁,便问她:"来宝,你有什么心事吗?"

  "哥,我妈得了狂犬病了,该怎么办啊?"说完,来宝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堂哥嘴里的饭都咽不下去了,他楞在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宝用衣袖擦了一下眼泪,继续说:"我妈半个月前被猫咬,如今得狂犬病了。"

  "你确定她得狂犬病了?"堂哥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她现在发热,吃不下东西,而且还呕吐……"难得堂哥也关心母亲,来宝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堂哥看着来宝难过的样子,他马上说:"那得带你母亲上医院啊!"

  "她不愿意去……"

  "走,我和你一起去劝劝她!"堂哥碗里还有半碗饭他都不吃了,丢下筷子拉起来宝的手就走。

  踩着沉沉的夜色,堂哥的脚下生风,两三分钟就到了雪兰的房间。

  床上的雪兰正卷成一团,满是皱纹的脸正在无规律地扭曲。堂哥呆站了一会走到雪兰的身边,对雪兰说:"婶婶,你那儿不舒服。"

  "大侄子,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雪兰微微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地说。

  堂哥听后,马上对雪兰说:"那我们带你去医院吧!"

  "不去,不去,我不去……"雪兰的右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连连摇摆着手说。

  "干嘛不去啊?"堂哥紧追不舍地问。

  雪兰依旧闭着眼睛,她小声地说:"应该是天主可怜我,他要接我去天堂享福了。"

  "婶婶,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堂哥着急地对雪兰说。

  "呵呵,我这辈子确实过得很苦,可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下辈子我就会过得无限风光了。"说到这,雪兰那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堂哥摇了摇头对雪兰说:"婶婶,你醒醒吧!让我和来宝带你上医院。"

  "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雪兰脸上的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恼怒。

  "唉!……"堂哥在无奈地叹息着。气氛一下子就陷入沉默中。

  良久,堂哥才凑近来宝的耳边说:"既然你妈不愿去医院,你就别回家先,留在这里照顾你母亲。"

  "嗯!"来宝无力地点点头。

  而后,堂哥起身告辞,来宝默默地把堂哥送到门口,心里一片茫然。此刻,她多么希望能有灵丹妙药,能治好母亲的病啊!

  整个晚上,来宝就睡在母亲的身边。她和母亲一样,彻夜未眠。特别让她觉得揪心的是,雪兰总觉得被猫咬伤的部位时不时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啮,这种疼痛折腾德她发出一阵又一阵凄惨的狂叫。

  这时候来宝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无限心疼地问:"妈,哪儿不舒服?"

  "这,就这,疼……"雪兰指着被猫咬伤的地方,喘着粗气说。

  来宝急忙抱起母亲受伤的脚,在小心翼翼地帮她按摩。可这种按摩根本无法解除雪兰的疼痛。她的双腿在不断地在床上狂舞,嚎叫声也同时从嘴吧里发出来。

  就这样,母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而来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惊慌失措中,来宝只能再一次对母亲说:"妈,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虽然疼痛还在不断地袭击着雪兰,可她还在坚持着说:"不去,不去,我不去……"

  好在,这种疼痛发作了一阵又恢复了正常。这样,凄惨的嚎叫声就不会一直充斥这来宝的耳朵,她和母亲又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宁。

  第二天早上,来宝发现母亲的口水从嘴巴里不断地流出来,而且安静了一会,她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如同猫狗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

  稍微有点寒风从门外吹进来,雪兰便惊恐得浑身瑟瑟发抖。这时候,她居然直接爬到床底那黑嘛嘛的地方去,嘴里依旧发出嚎叫……

  看到此情此景,来宝在心里暗说道:"母亲,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显山露水

  5203a3bf 1c0f 41db a6f0 31ddb4a929cb

  5.2

  字数 2004

  前情回顾:来宝要带母亲上医院,可母亲执意不愿去。于是她想与哥哥一起劝说母亲,可哥哥和嫂子的幸灾乐祸让来宝心碎一地。

  上一章? 幸灾乐祸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筹莫展

  只要一想到母亲已不久于人世,来宝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虽然她也清楚,就算把母亲送去医院也不一定能挽救她的生命,但这么做至少可以减少遗憾。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于来宝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让她应不接暇。强忍住心头的悲伤,来宝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不得不说,来宝经历的事还不算多,母亲现在这样的状态已让她心乱如麻。生火的时候,就是划火柴,她都一连划了十根才把火烧着。

  好不容易把饭菜做好后,来宝没有胃口,她擦干眼泪,又用毛巾洗了好几遍脸,才特意为母亲熬的猪肉粥段进母亲的房间。

  "妈,起来喝一点粥了。"来宝把粥放在床头柜上便对母亲说。

  也许是接连两天不吃东西的缘故,乍一听见来宝叫吃猪肉粥,雪兰的味蕾被唤醒,不知哪儿来的劲,她居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坐到床头柜前,伸手舀了一口粥放进嘴里。没等她开始咀嚼,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刚放进嘴里的粥就被喷到了地上。

  "妈,你吃慢点,来,我喂你!"来宝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想要喂母亲吃。

  这时候,雪兰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她摆摆手说:"不吃了,不吃了……"

  "妈,你一点东西都不吃怎么行呢?"来宝在一旁手忙脚乱,真不知道如何能帮到母亲。

  此刻,雪兰觉得自己已是又渴又饿,但不知咋了,凡是碰上水就恶心要吐。如此,她索性又睡了下去。

  来宝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枯槁的母亲,她的心如刀割般生疼。若是可以,她真想替母亲患上这样的不治之症,让母亲长寿健康。

  一筹莫展中,来宝又不自觉地来到堂哥家。这时候,堂哥一大家人正在吃晚餐,看着来宝进来,一家人都对来宝说:"快,快来吃晚饭!"

  "我已经吃过了。"因为没有胃口,来宝便这么敷衍着说。

  堂哥一抬头,发现来宝满脸阴郁,便问她:"来宝,你有什么心事吗?"

  "哥,我妈得了狂犬病了,该怎么办啊?"说完,来宝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堂哥嘴里的饭都咽不下去了,他楞在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宝用衣袖擦了一下眼泪,继续说:"我妈半个月前被猫咬,如今得狂犬病了。"

  "你确定她得狂犬病了?"堂哥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她现在发热,吃不下东西,而且还呕吐……"难得堂哥也关心母亲,来宝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堂哥看着来宝难过的样子,他马上说:"那得带你母亲上医院啊!"

  "她不愿意去……"

  "走,我和你一起去劝劝她!"堂哥碗里还有半碗饭他都不吃了,丢下筷子拉起来宝的手就走。

  踩着沉沉的夜色,堂哥的脚下生风,两三分钟就到了雪兰的房间。

  床上的雪兰正卷成一团,满是皱纹的脸正在无规律地扭曲。堂哥呆站了一会走到雪兰的身边,对雪兰说:"婶婶,你那儿不舒服。"

  "大侄子,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雪兰微微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地说。

  堂哥听后,马上对雪兰说:"那我们带你去医院吧!"

  "不去,不去,我不去……"雪兰的右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连连摇摆着手说。

  "干嘛不去啊?"堂哥紧追不舍地问。

  雪兰依旧闭着眼睛,她小声地说:"应该是天主可怜我,他要接我去天堂享福了。"

  "婶婶,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堂哥着急地对雪兰说。

  "呵呵,我这辈子确实过得很苦,可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下辈子我就会过得无限风光了。"说到这,雪兰那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堂哥摇了摇头对雪兰说:"婶婶,你醒醒吧!让我和来宝带你上医院。"

  "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雪兰脸上的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恼怒。

  "唉!……"堂哥在无奈地叹息着。气氛一下子就陷入沉默中。

  良久,堂哥才凑近来宝的耳边说:"既然你妈不愿去医院,你就别回家先,留在这里照顾你母亲。"

  "嗯!"来宝无力地点点头。

  而后,堂哥起身告辞,来宝默默地把堂哥送到门口,心里一片茫然。此刻,她多么希望能有灵丹妙药,能治好母亲的病啊!

  整个晚上,来宝就睡在母亲的身边。她和母亲一样,彻夜未眠。特别让她觉得揪心的是,雪兰总觉得被猫咬伤的部位时不时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啮,这种疼痛折腾德她发出一阵又一阵凄惨的狂叫。

  这时候来宝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无限心疼地问:"妈,哪儿不舒服?"

  "这,就这,疼……"雪兰指着被猫咬伤的地方,喘着粗气说。

  来宝急忙抱起母亲受伤的脚,在小心翼翼地帮她按摩。可这种按摩根本无法解除雪兰的疼痛。她的双腿在不断地在床上狂舞,嚎叫声也同时从嘴吧里发出来。

  就这样,母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而来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惊慌失措中,来宝只能再一次对母亲说:"妈,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虽然疼痛还在不断地袭击着雪兰,可她还在坚持着说:"不去,不去,我不去……"

  好在,这种疼痛发作了一阵又恢复了正常。这样,凄惨的嚎叫声就不会一直充斥这来宝的耳朵,她和母亲又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宁。

  第二天早上,来宝发现母亲的口水从嘴巴里不断地流出来,而且安静了一会,她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如同猫狗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

  稍微有点寒风从门外吹进来,雪兰便惊恐得浑身瑟瑟发抖。这时候,她居然直接爬到床底那黑嘛嘛的地方去,嘴里依旧发出嚎叫……

  看到此情此景,来宝在心里暗说道:"母亲,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

  前情回顾:来宝要带母亲上医院,可母亲执意不愿去。于是她想与哥哥一起劝说母亲,可哥哥和嫂子的幸灾乐祸让来宝心碎一地。

  上一章? 幸灾乐祸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一筹莫展

  只要一想到母亲已不久于人世,来宝的眼泪就像掉了线的珠子簌簌地往下掉。虽然她也清楚,就算把母亲送去医院也不一定能挽救她的生命,但这么做至少可以减少遗憾。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于来宝而言无异于当头一棒,让她应不接暇。强忍住心头的悲伤,来宝走进厨房准备做晚饭。

  不得不说,来宝经历的事还不算多,母亲现在这样的状态已让她心乱如麻。生火的时候,就是划火柴,她都一连划了十根才把火烧着。

  好不容易把饭菜做好后,来宝没有胃口,她擦干眼泪,又用毛巾洗了好几遍脸,才特意为母亲熬的猪肉粥段进母亲的房间。

  "妈,起来喝一点粥了。"来宝把粥放在床头柜上便对母亲说。

  也许是接连两天不吃东西的缘故,乍一听见来宝叫吃猪肉粥,雪兰的味蕾被唤醒,不知哪儿来的劲,她居然一骨碌爬了起来,坐到床头柜前,伸手舀了一口粥放进嘴里。没等她开始咀嚼,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刚放进嘴里的粥就被喷到了地上。

  "妈,你吃慢点,来,我喂你!"来宝一个箭步走上前去,想要喂母亲吃。

  这时候,雪兰脸上的肌肉开始扭曲,她摆摆手说:"不吃了,不吃了……"

  "妈,你一点东西都不吃怎么行呢?"来宝在一旁手忙脚乱,真不知道如何能帮到母亲。

  此刻,雪兰觉得自己已是又渴又饿,但不知咋了,凡是碰上水就恶心要吐。如此,她索性又睡了下去。

  来宝看着躺在床上面容枯槁的母亲,她的心如刀割般生疼。若是可以,她真想替母亲患上这样的不治之症,让母亲长寿健康。

  一筹莫展中,来宝又不自觉地来到堂哥家。这时候,堂哥一大家人正在吃晚餐,看着来宝进来,一家人都对来宝说:"快,快来吃晚饭!"

  "我已经吃过了。"因为没有胃口,来宝便这么敷衍着说。

  堂哥一抬头,发现来宝满脸阴郁,便问她:"来宝,你有什么心事吗?"

  "哥,我妈得了狂犬病了,该怎么办啊?"说完,来宝的眼泪又涌了出来。

  "什么?你说什么?"堂哥嘴里的饭都咽不下去了,他楞在那,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来宝用衣袖擦了一下眼泪,继续说:"我妈半个月前被猫咬,如今得狂犬病了。"

  "你确定她得狂犬病了?"堂哥也希望是自己听错了。

  "她现在发热,吃不下东西,而且还呕吐……"难得堂哥也关心母亲,来宝哽咽着说不下去了。

  堂哥看着来宝难过的样子,他马上说:"那得带你母亲上医院啊!"

  "她不愿意去……"

  "走,我和你一起去劝劝她!"堂哥碗里还有半碗饭他都不吃了,丢下筷子拉起来宝的手就走。

  踩着沉沉的夜色,堂哥的脚下生风,两三分钟就到了雪兰的房间。

  床上的雪兰正卷成一团,满是皱纹的脸正在无规律地扭曲。堂哥呆站了一会走到雪兰的身边,对雪兰说:"婶婶,你那儿不舒服。"

  "大侄子,我浑身上下都不舒服。"雪兰微微睁开眼睛,气若游丝地说。

  堂哥听后,马上对雪兰说:"那我们带你去医院吧!"

  "不去,不去,我不去……"雪兰的右手从被窝里伸出来,连连摇摆着手说。

  "干嘛不去啊?"堂哥紧追不舍地问。

  雪兰依旧闭着眼睛,她小声地说:"应该是天主可怜我,他要接我去天堂享福了。"

  "婶婶,你怎么能这么糊涂呢?"堂哥着急地对雪兰说。

  "呵呵,我这辈子确实过得很苦,可这样的日子很快就要走到尽头,下辈子我就会过得无限风光了。"说到这,雪兰那扭曲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堂哥摇了摇头对雪兰说:"婶婶,你醒醒吧!让我和来宝带你上医院。"

  "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我不去医院!"雪兰脸上的笑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恼怒。

  "唉!……"堂哥在无奈地叹息着。气氛一下子就陷入沉默中。

  良久,堂哥才凑近来宝的耳边说:"既然你妈不愿去医院,你就别回家先,留在这里照顾你母亲。"

  "嗯!"来宝无力地点点头。

  而后,堂哥起身告辞,来宝默默地把堂哥送到门口,心里一片茫然。此刻,她多么希望能有灵丹妙药,能治好母亲的病啊!

  整个晚上,来宝就睡在母亲的身边。她和母亲一样,彻夜未眠。特别让她觉得揪心的是,雪兰总觉得被猫咬伤的部位时不时如有千万只蚂蚁在啃啮,这种疼痛折腾德她发出一阵又一阵凄惨的狂叫。

  这时候来宝着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她无限心疼地问:"妈,哪儿不舒服?"

  "这,就这,疼……"雪兰指着被猫咬伤的地方,喘着粗气说。

  来宝急忙抱起母亲受伤的脚,在小心翼翼地帮她按摩。可这种按摩根本无法解除雪兰的疼痛。她的双腿在不断地在床上狂舞,嚎叫声也同时从嘴吧里发出来。

  就这样,母亲被折磨得死去活来,而来宝却一点办法都没有。惊慌失措中,来宝只能再一次对母亲说:"妈,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虽然疼痛还在不断地袭击着雪兰,可她还在坚持着说:"不去,不去,我不去……"

  好在,这种疼痛发作了一阵又恢复了正常。这样,凄惨的嚎叫声就不会一直充斥这来宝的耳朵,她和母亲又可以得到片刻的安宁。

  第二天早上,来宝发现母亲的口水从嘴巴里不断地流出来,而且安静了一会,她就会从床上爬起来,如同猫狗一样,在地上爬来爬去。

  稍微有点寒风从门外吹进来,雪兰便惊恐得浑身瑟瑟发抖。这时候,她居然直接爬到床底那黑嘛嘛的地方去,嘴里依旧发出嚎叫……

  看到此情此景,来宝在心里暗说道:"母亲,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

  

  图片发自简书App